辽史·耶律安抟传原文及翻译

文言文

   耶律安抟,父迭里,幼多疾。神册六年,为惕隐,从太祖将龙军讨阻卜、党项有功。天赞三年,为南院夷离堇①,征渤海,攻忽汗城,俘斩甚众。太祖崩,淳钦皇后称制,欲以大元帅嗣位。迭里建言,帝位宣先嫡长;今东丹王赴朝,当立。由是忤旨。诏下狱,加以炮烙。不伏,杀之,籍其家。
  安抟自幼若成人,居父丧,哀毁过礼,见者伤之。既长寡言笑重然诺动遵绳矩事母至孝以父死非罪未葬不预宴乐世宗在藩邸尤加怜恤安抟密自结纳。
  太宗伐晋还,至栾城崩,诸将欲立世宗,以李胡及寿安王在朝,犹豫未决。时安抟直宿卫,世宗密召问计。安抟曰:“大王聪安宽恕,人皇王之嫡长;先帝虽有寿安,天下属意多在大王。今若不断,后悔无及。”会有自京师来者,安抟诈以李胡死传报军中,皆以为信。于是安抟诣北、南二大王计之。北院大王洼闻而遽起曰:“吾二人方议此事。先帝尝欲以永康王(指世宗)为储贰,今日之事,有我辈在,孰敢不从!但恐不白太后而立,为国家启衅。”安抟对曰:“大王既知先帝欲以永康王为储副,况永康王贤明,人心乐附。今天下甫定,稍缓则大事去矣。若白太后,必立李胡。且李胡残暴,行路共知,果嗣位,如社稷何?”南院大王吼曰:“此言是也。吾计决矣!”乃整军,召诸将奉世宗即位于太宗柩前。
  帝立,以安抟为腹心,总知宿卫。及置北院枢密使,上命安抟为之,宠任无比,事皆取决焉。然性太宽,事循苟简,豪猾纵恣不能制。天禄末,察割兵犯御幄,又不能讨,由是中外短之。穆宗即位,以立世宗之故,不复委用。
  【参考译文】
  耶律安抟,父亲迭里,幼年时多病。神册六年,迭里随从太祖率领龙军讨 伐阻卜、党项立
  有战功。天赞三年,任南院夷离堇,征讨渤海,进攻忽汗城,俘虏和斩首的敌人特别多。太祖崩逝,淳钦皇后称制摄政,想让大元帅继立。迭里上言说:“帝位应该优先由嫡长子继承;现在东丹王到朝里了,应当立他。”因此许逆了皇后旨意,诏令将他下狱,并且加以炮烙之刑。他拒不伏罪,被杀,查抄了他的家。
  安抟从幼年起就显得像个成人,为父亲守丧的时候,悲恸哀绝,伤殷身体,超过了常礼,见到的人都哀怜他。成年之后,很少言笑,看重对他人的承诺,侍奉母亲极其孝顺。因为父亲死于强加之罪,一直不能下葬,所以对于宴饮逐欢之事一概不参与。世宗在藩国时,给他特别的怜悯存恤,安抟暗地里也与世宗相交好。
  太宗讨伐晋国归来,到栾城而崩逝,诸将想要扶立世宗,因李胡及寿安王在朝中,犹豫不决.当时安抟值掌宿卫,世宗暗地里召见他请问计策。安抟说:“大王您聪智本分,宽大仁恕,又是人皇王的嫡长子。先帝尽管有寿安王为嗣,然而天下人心多归于大王。现下如不能当机立断,将后悔莫及。”适逢有人从京师前来,安抟便诈称李胡已死并传报于军中,大家都信以为真。于是安抟到北、南院二大王处计议。北院大王耶律洼听说,马上站起来说道:“先帝曾想将永康王立为太子,今日之事,有我们在,谁敢不听从!只是担心不报告太后而立新皇,可能为国家挑起争端。”安抟回答说:“大王既然知道先帝想以永康王为太子,况且永康王贤明,人心乐于归附.现在天下刚刚平定,稍稍滞缓一下,事情就无法挽回了。如果告知太后,必定是立李胡.何况李胡残酷暴虐,路人尽知,如果真的继承帝位,将置社稷于何地?”南院大王耶律吼说:“这话太对了。我计议定了!“于是整顿队伍,召集诸将拥立世宗即帝位于太宗灵柩前。
  世宗即位,以安抟为心腹,总管宿卫。及至设置北院枢密使,皇上下令由安抟担任,宠信任用无以复加,大事都由他参与决断.然而性情过于宽和,处理事务按照疏简的原则,对于强横狡猾之辈不守法纪,恣意妄为的举动不能辖制禁止。天禄末年,察割的兵进犯皇帝住的大帐,又不能讨伐,因此宫廷内外的人不满意他。
  穆宗即位,因为倡立世宗之故,安抟不再得到任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