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周书·卷七·官人解原文及翻译

文言文

  逸周书·卷七·官人解原文及翻译
  卷七·官人解
  作者:佚名
  王曰:“呜呼,大师,朕维民务官,论用有征,观诚考言,视声观色,观隐揆德,可得闻乎?”
  周公曰:“亦有六征。呜呼,乃齐以揆之。一曰富贵者观其有礼施,贫贱者观其有德守,嬖宠者观其不骄奢,隐约观其不慑惧,其少者观其恭敬好学而能悌,其壮者观其连接务行而胜私,其老者观其思慎,强其所不足而不逾。父子之间观其孝慈,兄弟之间观其和友,君臣之间观其忠惠,乡党之间观其信诚。省其居处观其义方,省其丧哀观其贞良,省其出入观其交并以,省其交友观其任廉。设之以谋以观其智,示之以难以观其勇,烦之以事以观其治,临之以利以观其不贪。滥之以乐以观其不荒,喜之以观其轻,怒之以观其重,醉之以观其恭,从之色以观其常,远之以观其不二,昵之以观其不狎。复征其言以观其精,曲省其行以观其备。此之谓观诚。“二曰方与之言以观其志,志殷以渊其气,宽以柔,其色俭而不谄,其处仙,其言后人,见其所不足。曰日益者也。好临人以色,高人以气,贤人以言,防其所不足,发其所能,曰日损者也。其貌直而不止其言,正而不私,不饰其美,不隐其恶,不防其过,曰有质者也。其貌曲媒,其言工巧,饰其见物,务其小证,以故自说,曰无质者也。喜怒以物而色不变,烦乱一事而志不营,深道以利而心不移,临慑以威而气惵惧,曰鄙心而假气者也。设之以物而数决,敬之以卒而度应,不文而辩,曰有虑者也。难决以物,难说以守,一而不可变,困而不知止,曰愚依人也。营之以物而不误,犯之以卒而不惧,置义而不可迁,临之货色而不过,曰果敢者也。移易以言,志不能固,已诺无决,曰弱志者也。顺予之弗为喜,非夺之弗为怒,沈静而寡言,多稽而险貌,曰质静者也。屏言而弗顾,自顺而弗让,非是而强之,曰妒诬者也。微而能发,察而能深,宽顺而恭俭,温柔而能断,果敢而能屈,曰志治者也。华废而诬,巧言令色,皆以无为有者也。此之谓考言。
  “三曰,诚在其中,必见诸外,以其声,处其实,气初生物,物生有声,声有刚柔,清浊好恶,咸发于声。新气华诞者,其声流散,心气顺信者,其声顺节。心气鄙戾者,其声醒丑,心气宽柔者,其声温和。信气中易,义气时舒,和气简备,勇气壮力。听其声,处其气,考其所为,观其所由,以其前观其后,以其隐观其显,以其小占其大,此之谓视声。
  “四曰:民有五气,喜怒欲惧忧。喜气内蓄,虽欲隐之,阳喜必见。怒气内蓄,虽欲隐之,阳怒必见。欲气、惧气,忧悲之气,皆隐之,阳气必见。五气诚于中,发形于外,民情不可隐也。喜色犹然,以出怒色,荐然以侮,欲色妪然。以愉惧色,薄然以下,忧悲之色,瞿然以静。诚智必有难局之色,诚仁必有可尊之色,诚勇必有难慎之色,诚忠必有可新之色,诚洁必有难污之色,诚静必有可信之色。质浩然固以安,伪蔓然乱以烦,虽欲改之中色,弗听。此之谓观色。
  “五曰:民生则有阴有阳,人多隐其情、饰其伪,以攻其名。有隐于仁贤者,有隐于智理者,有隐于文艺者,有隐于廉勇者,有隐于忠孝者,有隐于交友者。如此不可不察也。小施而好德,小让而争大,言愿以为质,伪爱以为忠,尊其得以改其名,如此,隐于仁贤者也。前总唱功,虑诚弗及,佯为不言,诚不足,色示有余。自顺而不让,措辞而不遂,此隐于智理者也。动人以言,竭而弗终,问则不对,佯为不穷,□貌而有余,假道而自顺,因之□初穷则托深,如此者,隐于文艺者也。□言以廉,矫厉以为勇,内恐外夸,亟称其说,以诈临人,如此,隐于廉勇者也。自事其亲而好以告人,饰其见物,不诚于内,发名以事亲,自以名私其身,如此,隐于忠孝者也。比周以相誉,智贤可征而左右,不同而交,交必重己,心说而身弗近身,进而实不至,惧不尽见于众,而貌克,如此,隐于交友者也。
  “六曰:言行不类,终始相悖,外怎能不合,虽有假节,见行,曰非成质者也。言忠行夷,靡及私□,弗求及,情忠而宽,貌庄而安,曰有仁者也。事变而能治,效穷而能达,措身立方而能遂,曰有知者也。少言以行恭俭,以让有知而言弗发,有施而□弗德,曰谦良者也。微忽之言,久而可复,幽间之行,独而弗克,其行亡如存,曰顺信者也。贵富恭俭而能施,严威有礼而不骄,曰有德者也。隐约而不慎,安乐而不奢,勤劳而不变,喜怒而有度,曰有守者也。直方而不毁,廉洁而不戾,强立而无私,曰有经者也。虚以待命,不报刊不至,不问不言,言不过行,行不过道,曰沈静者也。中忠爱以事亲,欢以尽力而不回,敬以尽力而不□,曰忠孝者也。合志而同方,共其忧而任其难,行忠信而不疑□,隐远而不舍,曰交友者也。志色辞气,其人甚偷,进退多巧,就人甚数,辞不至,少其所不足,谋而不已,曰伪诈者也。言行亟变,从容克易,好恶无常,行身不笃,曰无诚者也。少知而不大决,少能而不大成,规小物而不知大伦,曰华诞者也。规谏而不类道,行而不平,曰窃名者也。
  “故曰事阻者不夷,时□者不回,面誉者不忠,饰貌者不静,假节者不平,多私者不义,扬言者卦按信,此之谓揆德。”
  文言文翻译:
  成王说:“啊呀,太师j我要为民求官,考评与任用都有依据,即所谓视诚、考志、视声、观色、观隐、揆德,能讲给我听吗?”
  周公说:“那也有六种验证的方法,啊呀,你要分辨揣摩它们!
  “一是说:富贵的人看他有无礼数和施舍,贫贱的人看他有无道德和操守,受宠的人看他是否骄横放纵,地位低下的人看他是否胆怯畏惧。那年少的,看他是否恭敬好学而且能顺从兄长;那壮年的,看他是否廉洁办事而克服私利;那年老的,看他是否思虑谨慎,努力弥补不足而又不过头。父子之间,看是否子孝父慈;兄弟之间,看是否和睦友爱;君臣之间,看是否臣忠君惠;乡党之间,看是否诚实守信。检查他的居处,看出他的处世方法;检查他对丧事的哀伤程度,看出他的忠贞善良;检查他进出的人家,看出他的交际与朋友;检查他的交际与朋友,看出他的诚信与廉直。给他设一个计谋,以观察他的智慧;让他看到危难,以观察他的勇敢;用杂事烦扰他,以观察他的办事能力;把利益摆在面前,以观察他是否贪婪;用享乐不断地施与他,看他是否逸乐过度。让他高兴,以观察他是否轻浮;让他生气,以观察他是否稳重。用酒灌醉他,以观察他是否恭谨;用女色放纵他,以观察他是否保持常态。疏远他,以观察他是否有二心;亲昵他,以观察他是否庄重。反复验征他说的话,以观察他的细微末节;多方面察看他的行为,以观察他的方方面面。这就叫做观诚。
  “二是说:常与他交谈,以观察他的志向。心志纯正而深远的,他的气度宽广而柔和,他的情态谦恭而不谄媚,他的礼貌在人之先,他的言语在人之后,总是表现出自己的不足,叫做日益进步者,喜欢给别人以脸色,以气势高出他人,以言语胜过他人,遮掩自己的不足,夸耀自己的能干,叫做日益退步者。他的性格正直而不轻慢,他的言辞公正而不偏私,不装饰自己的优点,不隐瞒自已的缺点,不遮掩自己的错误,叫做有质者。他的外表邪曲而诌媚,他的言辞精美而巧妙,修饰那些显眼的事,求取小节之证以维护自己的看法,叫做无质者。用实物让他高兴或生气而他的表情不变,用杂事烦扰他而心意不乱,用利益深深引诱他而他的意志不转移,面对恐吓威胁而他的气节不卑下,叫做平心而固守者。用实物使他高兴或生气而他的心意改变,用杂事烦扰他就心志不静,以利益引诱他就意志转移,面对恐吓威胁他的神气恐惧,叫做心志浅陋而志气虚伪者。设一件事能够迅速处理,惊吓他而能在仓猝之间揆度应变,言辞不华美而聪慧,叫做有志虑者,处理事情困难,语言表达困难,守着一事一物而不能变通,因循旧例而不知停止。叫做愚昧之人。用杂事扰乱他而不会有错,突然惊恐他而心不畏惧,立身于义而不会使他转变,面对钱财美色而不顾盼,叫做果敢者。叫他改变主意而他的心志不能固守,已经许诺又不能决断,叫做弱志者也。和顺地给他而不为之高兴,无理地夺走他也不会生气,性格沉静少说话,博学而行为廉洁,叫做本质平静者。善辩而不顾他人之言,依自己所想行事,以是为非而强行,叫做妒贤诬善者。隐微之事而能显发之,审视而能显其深远,宽顺而恭俭,温柔而能决断,果敢而能委曲,叫做心志平稳者。言语浮夸而不实,花言巧语而表情虚伪,都是以无为有者。这就叫做考言。
  “三是说:实物在内里,一定会表现在外面。用他的声音,判断他的气息。气最早生于实体,实体产生才有声音。声音有刚柔、清浊、美丑,都产生于气。心气虚妄不实的,他的声音漂移不定;心气平稳实在的人,他的声音顺畅有节奏;心气鄙陋乖戾的,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心气宽广柔顺的人,他的声音温柔平和。诚信之气适中而平易,仁义之气纯正而舒缓,智慧之气精要而完备,勇武之气雄壮有力。听听他的声音,就能断定他的气息。考察他所作的事,就能看出他的出发点。凭他的前事,看他的将来。以他的显现,看他的隐微。以他的小处,预测他的大处。这叫做视声。
  四是说,人有五气,即喜气、怒气、贪欲之气、畏惧之气、悲忧之气。喜气积蓄内心,即使想隐藏它,真正的喜悦一定会表现出来。怒气积蓄内心,即使想隐藏起来,真正的愤怒一定会表露出来。贪欲之气、畏惧之气、忧悲之气都想隐藏起来,真正的贪欲、畏惧、忧悲也一定会表现出来。五气真实的存于内心,表现在外面,人的情感是不可隐藏的。喜悦之情自然地表达,愤怒之情火爆爆地欺人,贪欲之情贪婪地苟安,畏惧之情被吓得卑下,忧悲之情令人若有所失的沉静。真正的智慧,一定有难于尽知的表情;真正的仁爱,一定有值得尊敬的表情;真正的勇敢,一定有难以威慑的表情;真正的忠诚,一定有值得亲近的表情;真正的干净,一定有难以污染的表情;真正的安静,一定有值得信任的表情。真实的,浩然纯正,坚固而安稳;虚假的,枝枝蔓蔓,杂乱而烦琐。即使想改变,内心的感情也不听从。这就叫观色。
  “五是说:人生来就有阴的一面,有阳的一面。多数人隐瞒其实情而修饰而其虚伪,以求取好名声。有隐饰在仁贤的人,有隐饰在智理的人,有隐饰在文艺的人,有隐饰在廉勇的人,有隐饰在忠孝的人,有隐饰在交友的人。像这样,不能不加审察。
  作点小施舍而喜好别人感恩戴德,作点小谦让而争取大回报。言语谨慎以表示质朴,假装友爱以表示忠诚,注重某方面美德以求取好名声。像这样,就是隐饰于仁贤的人。
  一开始总是倡导办事,智虑实际上没有达到,却假装不完全表达。内心实际是不足,而表面上显出有余。顺随己意而不让人,措辞又不能达意。这是隐饰于智理的人。
  用言语打动别人,意尽而言不尽。所问非所答,假装有说不完的话。外表上也看似有余,借故其他而顺随己意。老是开初的那些话,辞穷就假托深奥。像这样,就是隐饰于文艺的人。
  说大话以显示自己廉正,故作粗暴以显示自己勇敢。内心恐惧而口出狂言,反复称道自己的观点,以狡诈待人。像这样,就是隐饰于廉勇的人。
  自己侍奉父母,又喜欢把它告别人。有意巧饰那些显眼的事情,内心并不诚实。自夸孝名而侍奉父母,以孝名谋求私利。像这样,就是隐饰于忠孝的人。
  结党以彼此吹捧,知道贤士而求为左右。志向不同而结交他,结交在于抬高自己。结交贤士而心喜却并不靠近他,身虽靠近贤士而内心又保持距离。始终担心别人不知他能交结贤士,在众人面前能做到与贤士表面上亲密。像这样,就是隐饰于交友的人。
  这就叫观隐。
  “六是说:言行不一致,终始相背违,表里不相合,即使有假借的节操和显眼的行为,还是叫非诚实者。言语公平,行为平和有得而不私用,施舍不求多,心态忠正宽厚,外貌端庄而稳重,和做有仁者。事情变化而能治理,事功受困而能达目的,立身处事而能成功,叫做有智者。少言语多行动,恭敬礼让,有智慧而不说大话,有施舍而不求感恩戴德,叫做谦良者。细微的的言语,过很久还能再现;暗地里办的事,独自办好而不变动,虽死犹存,叫做顺信者。富贵而恭谦,能施舍,威严有礼貌而不骄傲,叫做有德者。不得志而不泄气,生活安乐而不奢侈,勤劳而不变本色,喜与怒都有节制,叫做有守者。身有方术而不丢弃,廉洁自爱而不休止,刚强自立而无私心,叫做有经者。虚心以等待受命,不征召就不到,不问就不讲,言语不超过行为,行为不超越轨矩,叫做沉静者。忠心以侍奉父母,愉快地敬奉,尽其力而不表露,敬奉父母使之安泰,叫做忠孝者。心意合又志向同,共忧患又同灾难,行为忠诚而不猜疑,友人遥远或隐匿都不舍弃,叫做交友者。心态、表情、言辞、气势,很容易随人变化,进与退都工于计谋,为人很灵巧,靠拢人很迅速,背叛人也很轻易,叫做位志者。靠吃喝亲近人,用财物结交人,以利交往,有心贪取声誉,求得利益,依靠他人,叫做贪鄙者。内心无决断,表达不清楚,遮掩其不足,而谋事不止,叫做伪诈者。言辞多变,行为错乱,好恶无常,行事不实,叫做无诚者。缺乏智慧不能决大事,缺乏才能不能成大事,规划小事而不识大体,叫做华诞者。规劝上级而不合宜,导引下属而不正派,叫做窃名者。所以说:事情阻隔的不平顺,特别诡诈的不仁慈,当面吹捧的不忠诚,修饰容貌的不实在,假借节操的不正当,私心重的不正义,说大话的少信用。这就叫揆德。”

继续阅读